周弘毅的“不甘”:四个月内重建360家企业安全集团

10年前,温▌联为民推出了免费杀毒软件,迅速占领了中国的网络安全市场。

然而,尽管免费策略可以带来360个大用户群,但它不能带来持久的收入利润。

十年后,经历了股价暴跌、上市和退市的波折之后,360也开始考虑从增长缓慢的C端向B端过渡。

虽然“安琪新”的离开对转型过程中的360人造成了沉重打击,但周弘毅在短短四个月内迅速成立了企业安全团队。

营造“安全生态”,为党政军工企业提供安全服务。

在坚持政企安全的背后,是周弘毅领导360年代必须走的转型之路。

周弘毅的转变和360的转变已经被人们怀念了好几年。由于与老朋友齐向东的“分离”以及由360主持的ISC2019网络安全会议,周弘毅再次成为公众舆论的焦点。

然而,人们也发现,虽然周弘毅已经回来了,但“领袖”已经变了。他不再那么直言不讳,到处树敌。

面对同辈或竞争对手,老周最常说的话不再是“欺负”和“付出代价”。相反,它们是共同建设、共享、赋权和开放。在ISC2019媒体吹风会上,周弘毅对记者尖锐的问题“360与安琪鑫相比是否是一个大的安全生态”一笑置之。他没有争辩、发誓或解释。

几年前,这可能是不可想象的。

曾几何时,周弘毅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圈子里“战斗力”的代表,被称为“红色战士”、“红色领袖”、“红色大炮”。

周弘毅也不拒绝别人给他的“斗士”形象。他甚至用“AK47”作为自己的微信名称,微博头像曾经是一张最高领导人手持AK47的照片。

也许是在“知天命”的年龄,周弘毅变得成熟了,或者也许是在过去几年的“隐居”中,他意识到了一些道理,现在的周弘毅非常和蔼可亲。

在8月下旬举行的ISC2019互联网安全会议上,周弘毅表示,“互联网安全是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单靠360不能解决整个互联网战争问题。

“这直接表明了与同行合作的意图。

在上一次ISC2019媒体吹风会上,周弘毅提到,中国网络安全产业需要更多的分工与合作,才能互补共赢,“赢家通吃”的模式一定行不通。ISC呼吁集体智慧,共同建设更大的安全。

在9月3日提升新的政企安全战略的会议上,周弘毅还提到了四个字:共建、共享、赋权和投资。

也许并不是周弘毅变了,而是周弘毅明白,失去“志安新”后,在从360岁到托比的路上,朋友越来越多,敌人越来越少总是一件好事。

事实上,360也已经到了必须转变的时候。尽管360在高端证券市场仍稳坐榜首,但实际上这一增长空已经很小,只能带来360的有限收入。

据葛隆辉称,2018年,360个移动安全产品的月平均活跃用户为4.63亿,与2017年相比几乎没有增长,占2015年第二季度披露的7.99亿MAU的近一半。

在个人电脑上,360防病毒MAU停滞在4亿左右,市场渗透率达到96.98%,这意味着没有空间空。

专注于安全并利用其核心优势突破一段时间后,周弘毅和360迷失了方向。

互联网从个人电脑转变为手机后,周弘毅也想抓住手机互联网的红利,寻找除安全服务之外的其他收入突破点。

2014年,当国内智能手机的普及程度激增时,周弘毅开始生产360部手机。他在公司内部信件中宣称:“带上AK47,跟我去南方制造手机!”2016年,当直播着火时,周弘毅做了一个“花椒直播”;当智能硬件出现时,周弘毅又开始制造智能硬件。

然而,尽管这些新业务一开始是“威胁性的”,但大多数都是虎头蛇尾,最终变得不冷不热。

2018年4月的一个深夜,周弘毅突然发布了一个朋友圈,说:“我的生活失败了很多”。尽管后来它解释说这与这个家庭的厄运有关,但它仍然引发了许多猜测。

如果2019年之前的360是混乱的,没有明确的方向,那么在2019年,周弘毅给了360一个方向——很大的安全。

周弘毅认为,网络战越来越激烈,而且战争从未遥远过。如果你不像沙漠中的鸵鸟一样承认网络战争的存在,你就无法意识到网络战争带来的挑战,也根本无法应对网络战争。

“过去,我说网络战,他们说我是个好战分子,我认为我们应该正视网络战的现实。

周弘毅说,“网络安全必须从战斗的角度来看待。

”周弘毅仍然是“好战的”周弘毅,但这一次战场已经变成了“网络战”,对手已经变成了海外的“网络军”。

360还确定了发展方向,从toC转向toB和toG,从网络安全企业升级为中国网络安全生态的建设者和推动者。

6月19日,在360召开的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ISC2019)媒体吹风会上,周弘毅表示,360将提供一个更加开放的平台,实现共享,并与业界共同构建一个庞大的互联网安全生态系统。

在ISC2019大会上,周弘毅进一步提出,在5G时代,阿里是一个聪明的城市大脑,谷歌有一个谷歌大脑。

今天的网络战争时代需要一个跨时代的网络安全大脑,而360是一个网络安全大脑。

事实上,安全性也是360的核心优势。

自2009年推出免费杀毒软件以来,360一直占据中国计算机安全市场的第一位,其市场份额超过了所有竞争对手的总和。

进入移动终端时代,360也保持了自身的安全优势。

据人工智能媒体咨询公司(AI Media Consulting)2018年发布的数据,2017年第四季度,360名手机卫士在中国手机安全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占66.9%。

来源:人工智能媒体咨询公司周弘毅也介绍说,360是过去十年中全球最大的安全大数据公司,拥有2EB安全大数据。

360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威胁情报和知识库,是世界上漏洞最多的公司。

8月29日,在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上,360名安全大脑被选为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也是网络安全领域唯一入选的公司。

周弘毅说:“我们的立场很简单。进入政府-企业安全就是做属于360的事情。我们为党、政府、军队和企业提供安全服务。

“在一个被强大敌人包围的环境中,周弘毅选择带领360突破网络安全领域,在这个领域他最擅长,也最有优势。也许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企业安全集团的重建,周弘毅今年4月的“不甘”,和周弘毅的老朋友齐向东一起生活和死亡了十多年,也离开了360,夺走了360的政府和企业安全业务,这是360近年来的希望。

齐向东和“安琪新”的离开对周弘毅和360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360正在转变其toB业务。

尽管周弘毅对媒体做出了回应,“我们认为这是一笔合理的交易,也是为了帮助老齐(安琪鑫董事长齐向东)实现将安琪鑫从初创公司转移到上市公司的梦想。

”但不难看出周弘毅平静回应背后的孤独和寂寞。

然而,毕竟周弘毅已经长大了很多。他没有发誓、流泪或“开战”。

祝福他的老朋友后,他转身立即开始建立360个新的政府企业安全团队。

虽然与“安琪新”的分离几乎夺取了空 360的政府和企业安全权力,但周弘毅不愿意放弃toB和toG市场的大蛋糕。

9月3日,在360政企安全新战略3.0升级发布会上,360企业安全集团新团队首次亮相,并发布了最新的政企安全服周弘毅的“不甘”:四个月内重建360家企业安全集团务体系。9月3日,新360企业安全集团团队首次亮相,并在新360企业安全战略3.0升级会议上发布了最新的政企安全服务系统。

周弘毅希望3.0时代的360企业安全团队能够成为网络战时代的国家重量级人物,为党、政、军、企提供高端安全服务,提供从顶层设计到部署实施再到运营管理的大型安全解决方案。

在9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周弘毅讲了两个多小时。可以看出,他非常重视在短短四个月内成立的新团队,并对该团队承担的360吨业务表示了热切的希望。

面对360能否做好toB业务的问题,周弘毅认为toC业务多年积累的丰富数据和经验正是360在toB业务中的优势,toC是toB的基础。

然而,一度“好战”的周弘毅有意在进入政企安保业务时避免直接竞争。

“3.0时代的360家企业安全集团应立足自身核心优势,不以同样的方式与传统安全企业竞争,从产品导向和销售导向转向技术导向、能力导向和实战导向。

”周弘毅说道。

周弘毅还表示,3.0时代的360企业安全集团将实施“共建、共享、授权、投资”的发展模式,构建大型安全生态系统,带动国内网络安全产业共同成长,更好地服务国内政府机构和企业客户,提升中国综合网络防御能力。

“在1.0和2.0时代之后,360年代对其核心优势、传统安全企业的优势以及整个安全行业的理解是不断迭代和深入的。我们对新的政府-企业安全3.0战略非常有信心。

“在你最熟悉的领域做你最擅长的事。50岁的周弘毅正带领14岁的360岁少年再次起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多少 » 周弘毅的“不甘”:四个月内重建360家企业安全集团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