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医疗的“朋友圈”和“工具箱”:如何用爱迪生平台创造数字医学生态?

“发明之王”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创立了通用电气公司,通用电气在过去一百年的变革中不断赋予“创新”更多的时代内涵。

2018年6月26日,通用电气医疗保健公司首席执行官基兰·墨菲(KieranMurphy)发送了一封内部电子邮件,打算让通用电气医疗保健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

这意味着通用电气医疗将在更多的市场上与西门子医疗、飞利浦甚至国内设备制造商展开更加激烈和积极的竞争。

当然,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吃掉所有的蛋糕,通用电气医疗也很清楚。

在2018年北美放射会议上,通用电气医疗为医院客户和技术创新企业发布了一个名为“爱迪生”的数字医疗智能平台,旨在创建自己的“朋友圈”。

十个月后,在数字生态论坛上,通用电气医疗决定在中国正式发布该平台。

基于该平台,临床合作伙伴可以调用数据并开发算法,技术合作伙伴可以将最新的数据处理结果应用于基于爱迪生的应用程序和智能设备。

通用医疗还与中国的五家本土软件开发企业——舒坤科技、医学准智能、易图医疗、图马森威和安得医学智能——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开发基于爱迪生平台的数字医疗应用。

2018年11月,通用电气医疗在延迟10个月后正式发布爱迪生平台。

此前,爱迪生平台主要被通用电气的内部数字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以及战略合作伙伴使用,如Avida、英特尔和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学。

但直到10个月后的今天,爱迪生才选择在中国市场正式推出该平台。

你为什么选择现在打开它?针对这一问题,通用医疗全球首席创新官阿米塔德尼斯(AmitPhadnis)告诉雷锋网,中国市场在许多方面不同于世界其他市场:美国医疗市场的需求是在大幅提高生产率的同时确保临床效果;其次,美国的医疗机构面临着巨大的报销压力。从财务绩效的角度来看,有必要采用数字技术来优化医疗机构的运营。最后,医疗机构需要不断吸引人才,以吸引更多的病人。

当然,这也需要对数字技术进行大量投资。

相比之下,中国需求的核心在于让更多的患者快速染上疾病,获得准确的诊断和治疗,并解决供需不匹配的问题。

因此,无论是在开发通用产品还是现在提出的数字化战略,通用医疗的关键词之一就是“完全本地化”。

戴颖补充说,放射科指挥中心是由通用电气医疗在上海的当地团队和上海的一家顶级医院在过去一年联合开发的。

“只有当地团队了解当地的痛点,爱迪生平台的最大价值才能发挥出来。

在我们选择启动爱迪生平台之前,我们必须验证实际的访问项目和价值输出。

”此前,GE医疗中国副总裁陈金雷在接受雷锋网采访时曾表示,GE医疗的优势主要有三方面:最大的装机量和海量原始数据;AI等应用可以直接嵌入医疗设备,On-deviceAIapplicati通用医疗的“朋友圈”和“工具箱”:如何用爱迪生平台创造数字医学生态?on可以精准处理最原始的数据,提供影像等相关信息;应用平台和生态体系的优势、资源。此前,通用电气医疗中国副总裁陈金磊在接受雷feng.com采访时表示,通用电气医疗有三大优势:装机容量最大,原始数据量巨大;人工智能和其他应用可以直接嵌入医疗设备。设备上应用程序可以准确处理最原始的数据,并提供图像等相关信息。应用平台和生态系统的优势和资源。

这也是通用医疗基于爱迪生平台培育生态的能力和吸引力。

目前,通用电气医疗拥有许多基于爱迪生平台开发的数字医疗应用,包括资产云管理(APM)及其放射学指挥中心方案、LOGIQE20双引擎超声、CT智能订阅、成像协议和序列中心管理平台(IPM)以及壁式重症监护指挥中心。

当然,对于通用电气医疗来说,临床合作伙伴和软件开发企业是爱迪生平台的最终连接对象。

爱迪生是通用电气医疗合作伙伴输出能力的“工具箱”,就像一个“工具箱”,为他们提供了一系列快速发展的工具。

阿米塔德尼斯(AmitPhadnis)表示,“我们发现许多独立软件供应商特别希望通过功能模块组件帮助他们快速推出自己的应用,因此我们在平台上拥有140多个不同的智能功能模块组件,允许他们快速设计、开发、管理、保护和分发高级应用、服务和人工智能算法。

戴颖说,如果合作伙伴想要编写人工智能软件,通用电气医疗拥有基于云的开发环境,就像用浏览器访问网页一样。

然而,在真正的开发过程中需要调用更多的服务和工具。“爱迪生edge计算机现在在北京和上海拥有与美国同步的原型,几个实验室可以及时做出反应。

“另一方面,对于医疗机构的客户来说,他们更关心医院工作流程的优化。

几个昆明科技公司的董事长毛新生告诉雷feng.com,当一家初创公司一家接一家地跑去医院送货时,需要付出很大努力来连接和整合,这不是我们的核心价值。

数据集成是医疗机构面临的一个大问题。许多医院数据分散,没有数据就无法很好地集成,人工智能技术很难在医院中应用。

阿米特一直与中国许多大医院保持联系。

根据他的观察,这些医院的心电图部门和放射科都有自己的基于数据的解决方案。

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办法在不同部门之间传输数据。

“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整合不同部门的数据,实现共享。

“因此,通用电气医疗(GE Medical)在数字医学领域的总体目标是在多个部门之间建立信息共享和数据共享渠道,创造一个全方位的生态系统,能够连接和解决上下游的所有问题。

“所谓的上游更多地反映在病人的经历中。

我们现在有很多设备和应用程序来帮助完成这些任务,从病人的入院、科室之间的转移、诊断到治疗期间的整体经验。而下游则更多地体现在效率的提高上。

图像质量控制和后处理有助于医院提高后续处理的整体效率。

然而,数据聚合能力的提高需要通过专门为医疗设计的功能模块组件来实现,包括人工智能、高级可视化和工作流优化以及高性能医疗设备。

医疗行业需要密切关注数据隐私,因为患者对数据非常敏感。

戴颖说,通常有两种数据处理方法。一种是建立一个数据引擎作为中心,然后将数据输入引擎。另一种是将平台带到本地,让平台和应用程序在本地处理数据和数据。

通用医疗的方法是后者,允许数据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在本地发挥作用,并为本地服务。

“因此,爱迪生平台(Edison platform)是一个针对各种数据的有效而集成的平台,为用户提供统一的应用选择界面,实现对医院或云中应用的集中生命周期管理和访问。

在这个平台上,医院的不同部门可以共享信息,而不是孤立的信息孤岛。

最后,将这些应用应用于医院的医疗系统,而不改变医生通常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流程。

阿米塔德尼斯说,“这是我们过去和现在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我们不想在大潮中消失”初创公司和设备制造商的创新体现在不同的层面。

对于易图医药副总裁方聪来说,爱迪生提供了一个平台和解决不同问题的机会——平台方在销售渠道、资源配置和市场化方面创新更多,而初创公司在算法、计算能力和底层研发方面创新更多。

在她看来,商业化是医学人工智能行业的结果和副产品。要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一家初创公司不仅要专注于赚钱。

“爱迪生平台的更大意义在于它打开了许多门,这样医学人工智能公司就可以利用最有效的资源来完成他们以前无法独自完成的事情。

方聪表示,初创企业与医疗器械制造商之间的合作是新技术发展的必然规律。

“资本和市场将支持一批初创企业。这些公司将在逐点或地区性的基础上“探索道路”。当整个传统行业认为人工智能的确是一个大方向,数字医疗和精密医疗的概念在行业内达成共识时,传统行业将与一些领先的初创企业一起创造一个生态。互补的资源和项目将更好地发挥双方的力量。

舒坤科技董事长毛新生表示,初创企业做任何事情都非常困难,医疗市场也没有深层次的渠道资源。

尤其是,初创公司很难在医院进行各种整合。

“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一条详细的道路,最终每个人都必须加入进来。

每个人都在数字化的浪潮下向前推进,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向前推进。

一些公司可能会被大潮带走,一些公司已经落后并在大潮中消失。我们更愿意处于这种大趋势中。

“共同建设爱迪生的生态系统是通用电气“数字化”转型和“本土化”战略的重要一步。

戴颖表示,通用电气医疗希望充分发挥其专长。今天的5个合作伙伴只是开始,未来50或500个的规模并不夸张。

“我希望各行各业的人能耐心一段时间,将来会发布更多基于爱迪生平台的应用,这些应用可以证明爱迪生的真正作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多少 » 通用医疗的“朋友圈”和“工具箱”:如何用爱迪生平台创造数字医学生态?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